下一步 谁该为减排付出更多代价?
时间:2014-5-16 13:45:28,点击:0

5月8日,“中华环保世纪行”的第三天,记者来到了位于安徽蚌埠的国电蚌埠电厂,面对这家投运不过几年的新厂,对于企业领导不断强调的先进排放数据,记者并不感觉惊讶,倒是企业提到节能减排仍然面临诸多难题,引起了记者的注意。

排放数据这么好了,怎么还会有难题?蚌埠电厂副厂长吴海对记者表示,由于节能减排的技改项目已经固化,节能途径也渐显贫乏,机组节能挖掘的潜力越来越小,减排的空间也所剩无几。

主力火电厂减排空间缩小

国电蚌埠电厂现有2台60万千瓦级燃煤发电机组,吴海说,该厂目前脱硝效率能够达到80%以上,脱硝设备投运率也在97%以上,脱硫效率达到95%以上,脱硫设备全年投运率达到100%。

由于脱硝设备对锅炉温度要求较高,当温度低于300摄氏度时,机组负荷在50%以下,脱硝设备就会停止运行,这种情况一般出现在节假日的用电低谷时期。

在中控室,记者看到,该厂1号机组的实时负荷为57.8万千瓦,主汽温度566.1摄氏度,再热温度561.8摄氏度,脱硝设备的运行条件良好,据吴海介绍,该厂年平均负荷能够维持在70%的水平,大部分时间脱硝设备能够良好运行。

可以看到,脱硫、脱硝、除尘,大型火电厂减排效率几近顶点,该处理的污染物大部分都处理掉了,烧煤大户不再是排放大户。

如果还有大量的排放,唯一的可能就是偷排。偷排的动机主要是减少环保设施的运行成本,而这部分成本在火电厂综合运行成本中占了很大比例。吴海亦对记者坦言,目前环保电价不足以弥补企业环保设备运营成本,给企业经营带来了很大压力。

那么,偷排到底存不存在呢?环保部华东稽查中心干部张国平告诉记者,现在大电厂脱硫、脱硝设备监测系统运行很好,一般不存在偷排情况,特别是几大发电集团,因为偷排的处罚力度很大,大企业不会触碰红线。

至此,减排的空间需要另行寻找,空间在哪里呢?张国平提到的另外一个情况很快给了记者答案,“偷排的现象也有,因为环保在线监测系统只是电厂综合控制系统的一小部分,企业可以造假,比如我们就曾发现有的企业自己违规设计模拟软件,接入环保部门监测系统,制造假的监测数据。这种现象集中在工业锅炉和自备电厂。”张国平对记者说。

工业锅炉和自备电厂应是治理重点

随后,记者来到蚌埠华光光电材料有限公司,这是一家以玻璃为主要产品的企业,有两套锅炉设备,其中一套已经把燃料由重油改为天然气,当该厂副总经理陈国良向记者讲解改造后节能减排的良好成果时,同行的环保部华东督查中心处长张曙光打断了他。

“你们以前的重油油炉和输油管道拆了没有?”张曙光问道。陈国良表示并没有拆除,主要是考虑当天然气供应不足时,原有设备可当备用,因为改造后,一套设备每年需要天然气2870万立方米,数量庞大。

虽然陈国良表示新设备投运以来还没有出现过气源不足导致重启原有设备的情况,张曙光仍然向记者表达了他的忧虑,“重油的排放和煤炭差不多,而它的重油锅炉没有上脱硫脱硝的设备,如果重启,排放量将会很大。”张曙光表示,目前我国对工业锅炉制定的排放标准明显宽松于火电厂,单位排放量是火电厂的四五倍,为减少减排成本,企业在运行过程中,往往紧贴控制线运行,不愿多作减排贡献,排放量大。

目前,在我国大气污染物排放总量中,由燃煤产生二氧化硫占70%以上、烟尘占70%左右。而在用燃煤工业锅炉烟尘排放约占全国排放总量的44.8%,二氧化硫排放量占全国排放总量的36.7%。

因此,燃煤工业锅炉烟尘和二氧化硫两项主要污染物排放均超过燃煤总排放的一半以上,远远超过煤电排放。

除了标准不严,工业锅炉环保设备的投运率也远远低于大型火电厂。在安徽中粮生物化学有限公司,记者发现,该厂的自备电厂拥有8台锅炉,6台发电机组,总装机14.2万千瓦,并没有配备脱硫脱硝设备。

毕竟这是一家年销售收入超过80亿的大型企业,面对记者为什么不上环保设施的疑问,该厂副总经理苗春雨的回答是:“我们正准备上。”

打印】【关闭